冯俏彬:2017年的财政政策与财税改革 - 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 -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|中国新供给50人论坛|民新指数
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学术研讨 > 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

冯俏彬:2017年的财政政策与财税改革
发布时间:2017-01-09 17:42:13作者:冯俏彬来源:浏览:打印
\
 
2017年1月7日,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在深圳举办以“新供给 新经济 新动能”为主题的2017年年会,特邀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多位知名专家,为2017年如何深化供给侧改革、推动中国经济行稳致远把脉献策。会议由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、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办,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协办。
 
以下为中国新供给50人论坛副秘书长、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演讲实录:
 
冯俏彬:
 
今天我给各位汇报的题目是关于“2017年的财政政策与财税改革”。    
 
前一段时间抨击特朗普的政策,说他提出了一个不可能的三角。从国内经济政策框架来看,从财税政策的基本背景,2017是供给侧改革元年,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财税和其他改革成为四大改革领域。在财政政策方面有一些基本的论调,这个是我们判断和预测2017年财政政策走势的一个基点。
    
在这个基点上我们看待2017年财政政策,同样现在也面临着不可能的三角,所以目标当中怎么样平衡?是我们2017年财政政策重点要考虑的问题。
    
要做到这三点,一是现在减税是必须要做的事情。第二个是增加支出,这个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。第三个必须是要提高赤字率。赤字率对这个讨论很多,去年达到3%,达到欧盟规定的上限的标准。对今年赤字率是提高一点?还是保持在30%左右的水平?我们有一些专家指出,国内的赤字率计算,目前来讲是名义赤字率。如果考虑到地方债,考虑到其他各种债务,这个数据,这个当然相当大,但是这个存在着广泛的争议。毋庸置疑从当前的形式上面来看,当前的经济发展和我们的需要,以及刚才讲的国际的形势上面来看,通过经济财政政策,这种情况下赤字率我们预估是在3%—3.5%左右。
    
第二个谈一下大家最关心的减税问题;
    
前一段时间大家有一个关于税赋的讨论,增进各方对税赋的认识。总体上我认为,减税的问题必须要多次、反复讲清楚,即基于政府收入看这个问题。这个表我在很多场合给大家展示过,想表示中国政府的收入,不完全只靠税收。税收在整个政府收入体系当中只能占一半左右,这个是什么意思?另一半的含义是我们政府另一半收入是靠税外拉来的,税与税外之间规范程度、法制程度,还有很多不一样,所以我们要选择这条道路,当然要走更加规范的道路,所以我们减税的基本趋向是以减幅为主,降税为主,这个是我们反复考虑的问题。
    
我们提过一个减税降费的5条,这5条总体来讲实际上是税、费、价并重。
    
我们国家政府收入体系你仔细看,里面真的非常混乱。比如说在费率体系当中有涉及到跟税差不多性质的东西,也跟价格相关的东西,甚至还有债务相近的东西,我们可以看到大量税、费、价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的情况,这里具体内容很多,我想重点讲在减税、降费当前,可以抓三个重点。
    
1、简并增值税率;
    
2、全面取消行政性收费;
    
有它特定的含义,指得意思是政府部门提供他职责范围内的公共服务时候,所发生的收费。一般讲质监部门提供商品质量检测,还有房屋登记部门,提供他本来职责范围内的房屋登记,这里面都有费的,行政费收费和税收有极强的相同性,所以要作为减税降费的重点。今天我们在深圳召开这个年会,深圳就是在早几年之前,他们全面取消行政性收费,大大优化了营商环境,促进了经济发展,今天上午我们看到深圳财政收入2016年达到7900亿,超过亚洲四小龙当中三龙,这个是他非常直接的效果。我们现在觉得其他的一些地方,也可能向深圳多学习。
    
3、合并残疾人就业保障金;
    
这个保障金是从1992年征收,后来绝大部分是由税务机关征收,征收刚性比较强。计费是按照当年职工在职工资,是按照职工工资1.5%聘请残疾人,如果没有聘请残疾人就要交钱。这两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怎么形容?我后来想了一个比喻不一定恰当,因为雇佣残疾人就业这个事情,是为社会尽责,当然这个事情非常重要。但是为社会尽责任,对于企业来讲是他应该尽的义务,如果尽了义务,当然应该表扬。但是如果没尽义务就罚款,相当于让你学雷锋做好事,做了好事表扬你可以,可是没做好事就要惩罚你,后半段有点说不通,这里面又牵涉到复杂社团和事业单位改革的问题,这些问题就可以反应出来,我们政府,他的职能在过去非常大的时候,其他各个部门不管社团还是事业单位,跻身于政府之上,他们的收费都跟公权力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联。这种情况下要改革,真不是一个对的问题,就是一个整体改革的问题。
    
所以减税降费的重点,我觉得是在费上面,而费里面又涉及到后面的机构改革,政府机制调整等等事情,确实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。
    
下面我汇报一下关于2017年财税改革;
    
在我们过去改革当中主要是三足鼎立之势,税收、预算和政府间财政体制。
    
现在来看,税收做了一半,财政体制改革刚刚起步,预算管理体制这方面大家工作做得比较好,基本上完成了到2020年之前建成现代财政制度的一半左右,那我们主要要做后面这一半。后面这一半涉及到财政体系和税收,那我们怎么样从地方收入体系中健全这个事情切入。
    
为什么从这里切入?因为大家在前面一段时间议论纷纷的比如说营改增,有的地方或者有的企业、部门反应减税效果不好,或者说自己没有减税。这当中我们看到财政部的领导和部门也回应,指出营改增是实实在在的减税,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客观来说这个事情是就营改增论营改增的。实际上还有一套财政体系在起作用,这个角度切入既可以把财政体制改革弄到一起,另外也可以把税改集中放在一起来讲。
    
这方面涉及到地方政府在营改增之后,收入体系的问题,在地方政府收入不能解决的情况下,地方政府一定会想办法,比如说加大非税收入增收,另外想办法把土地价格抬高,最后造成大家反应全社会负担过重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健全地方收入体系非常重要,大家知道今年中央工作经济会议上说到这个情况,要健全地方税收入,可是地方税比地方收入口径更大。
    
这种情况下当然来自于中央给的收入,第二个是地方税,地方税在这里面大家看到有适合地方收的税,这里的房产税、环境税我就不说了,我特别想指出关于消费税的问题。消费税是2017年财税改革的重点。消费税的改革,现在要特别防止一种倾向,扩大他的征收范围,或者只是限制于调整消费税征收范围。这当中消费系统改革,和我们此前主张的观点一样,他一定要放在整体改革的角度下来看待。什么意思?消费税的改革要放到我们税制转型,我们税制转型要从流转税转向所得税的转型。消费税这个问题上要非常明确定位他的位置是增值税的普通税种,这一点是我们在前期关于消费税研究当中一个很深的体会。
    
因为增值税是普遍增收的,假设我们把15%增值税调到13%,整个行业税赋有所下降,但是所有行业千变万化,以前适用相对比较高的税率的行业,比如说娱乐业原来是20%,调整到13%,就不平衡了。因此增值税调解的同时,旁边要有消费税,所以消费税的含义是有特别消费税种的定义,所以要把它放到增值税辅助税种来看待。
    
其他方面,地方政府除了有中央给的钱,自己收的税,另外也要费和基金收入,当然还要设计合理规则的地方债,另外通过PPP解决我们城镇化快速发展当中所面临的巨大资金需要。
    
总之2017年的财税政策和财政改革,我们认为实际上是在此前,我们整个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,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当中走到中层这个点上,后面要把前面决定要做的事情继续做好,但是在这个改革的过程当中,要非常注意的是要从总体的角度看待这些问题,防止我们在上半层出现的失误的出现,以上是我要汇报的内容,谢谢大家!
    
 
分享到:0